赤叶青枫

《叶问3》:文武并重显情怀,8项金像奖提名显品质

文 / 赤叶青枫


今年3月,内地影坛最引人注目的电影非《叶问3》莫属。


影片自3月4日公映以来,屡创票房奇迹。它不仅是首日票房最高的华语功夫片,而且上映16小时破亿,上映34小时破2亿,上映3天破4亿……截至到3月29日,全国票房已突破8亿,一路飘红的票房成绩以及如潮的好评令人对其一再刮目相看,但是,“午夜幽灵场”、“冥币特惠价”等负面新闻的相继曝光则又将它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其票房成绩也遭遇严重的质疑。一时间,其处境甚为尴尬。


就在《叶问3》因为票房造假一事被各方口诛笔伐之际,将于4月3日举办的第3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公布的各大奖项入围名单中,《叶问3》则获得了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男配角、最佳摄影、最佳剪接、最佳动作设计、最佳音乐效果、最佳视觉效果等八项大奖的提名。


一方面是负面新闻余波未平,另一方面是金像奖8项大奖的风光入围,这让人不禁对《叶问3》再度审视:这究竟是部怎样的影片?


窃以为,“票房门”事件无论多么负面,都是影片发行环节的问题,不该就此否定《叶问3》本身的品质,而金像奖8项大奖的入围便是对其优良品质的最好肯定。


武:不是为了打而打,而是凸显生命主题


作为一部功夫片,而且还是以动作戏闻名的《叶问》系列电影的终极篇,《叶问3》的武戏自然最受瞩目,而导演叶伟信和动作指导袁和平也深谙此道,设计了多场打戏贯串全片,既有牛刀小试的校园守卫战,也有拼尽全力的中国咏春与西方拳击及泰拳的中外对决战;既有再现咏春“一个打十个”精髓的船场混战,也有为争夺咏春正宗叶问与张天志的终极PK……


以上这些打戏精彩程度各有不同,在增强了《叶问3》的可看性与娱乐性的同时,难能可贵地是,并没有单纯地为了打而打,而是展现了叶问作为一代宗师在人生历程中的灵性沉淀,凸显了叶问崇高的道德感、侠义精神以及民族精神的高度统一。特别是在争夺咏春正宗的终极pk中,主创们更是通过叶问将咏春的意义跟生命的意义联系在一起,点出“身边的人最重要”这一生命主题,成功地激发了观众们的认同感,甚是引人共鸣。


文:“侠骨”与“柔情”并重,令人耳目一新


和《叶问》1、2相比,《叶问3》的文戏增加了许多,尤其是叶问与妻子张永成的家庭生活戏和夫妻情感戏,占了全片相当多的篇幅。这对于一向“重武轻文”的功夫片而言,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尝试和突破。


而无论是熊黛林饰演的张永成平日里对丈夫的轻嗔薄怒,还是叶问救回被挟幼子回家后默默挨下妻子情感失控下那一记掌掴,亦无论是叶问对敌时妻子眉梢眼角深藏的关切与紧张,还是夫妻二人终于一偿夙愿共舞一曲的言笑晏晏,在甄子丹和熊黛林的共同演绎下,叶问夫妇伉俪情深的相处戏码无一处不动人,大有“百炼钢化绕指柔”之势,演到动情处,更是赚人热泪。


不过,以上这些桥段并非只是为了煽情而煽情,而是借此让在前两部中如霍元甲一般的民族英雄叶问走下神坛,彰显其作为一个居家好男人爱妻护家、温柔体贴的温情一面,从而令其银幕形象更加丰满,“侠骨”与“柔情”并重,令人耳目一新。


情:探讨功夫和生命之间的关系,展现深厚人文情怀


一部《叶问3》,始终围绕着一个“情”字展开。其除了极力表现一代武学宗师叶问的儿女情和家国情外,还包含着导演叶伟信等主创对功夫片这一电影类型片深厚的情结。


回顾香港功夫片历史,20世纪50年代电影《黄飞鸿》的成功,从而香港功夫片开始扬名影坛,之后一大批港产功夫片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华人。进入21世纪,随着香港电影的式微,功夫片也进入了低谷,而叶伟信的《杀破狼》、《导火线》等一系列作品让观众又看到了港产功夫片的希望。之后《叶问》1、2的成功不仅助力叶伟信和甄子丹这对黄金搭档迎来事业高峰,也开创了功夫片的新高峰。


如今《叶问3》上映,叶伟信等人没有再一味的重复以往功夫片里重点凸显的正邪忠奸的冲突较量,而是开始融入“家庭”的元素,并通过“叶问”一角的人生经历来探讨功夫和生命之间的关系,传递一种中国人成家立业和安身立命的传统文化,从而令影片不仅是部好看的商业功夫电影,同时也更具有较为深厚的人文情怀。


“叶问”系列电影的前两部都曾在香港金像奖上大放异彩,而在本届金像奖上又将会有哪些斩获?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评论(1)
热度(15)
  1. 炙热的秋天赤叶青枫 转载了此文字
©赤叶青枫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