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叶青枫

《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旧瓶装新酒,暖心合家欢

 文 / 赤叶青枫 


7月内地上映的多部动画片中,《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以其强大的IP影响力以及这个档期唯一一部外国动画片的身份备受关注。如果你去年曾因上一部哆啦A梦系列剧场版之《伴我同行》哭成狗,那么对于最新这部《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更是不该错过。因为如果说上一部是情怀满溢、煽情至死的话,那么这一部这次不走催泪路线,而是以“旧瓶装新酒”的方式带给你一种熟悉中夹杂着些许新鲜的特别感受。


但凡看过《哆啦A梦:伴我同行》的小伙伴想必都对此片采用3D+CG技术将哆啦A梦与大雄等人的故事首次搬上大银幕记忆犹新,而对这样的画面呈现方式褒贬不一。喜欢的人会觉得这是与时俱进有新鲜感,失望的人则觉得美是美矣,但终究是少了点童年那股子熟悉的味道……如今《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重装上阵,却没有延续前作的画面呈现方式,而是重新回归经典的2D版,对此3D控们或许有些意难平,但谁也无法否认,这样的画风,这样的方式,才是我们最最熟悉的哆啦A梦,以至坐在黑暗的影院里,望着大银幕上那个伴着我们长大的蓝胖子用它的神奇口袋取出来一大堆我们或熟悉或陌生的宝贝帮着大雄等人解决各种难题时,恍惚中,仿佛昔日重现,自己又重回了那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虽然明知这只是个绚丽短暂的美梦,但相信很多人还是会忍不住一晌贪欢。

 至于故事,《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是翻拍自于1989年上映的《哆啦A梦:大雄的日本诞生》:在家长重重压力下愤然离家出走的大雄、胖虎、小夫和静香在哆啦A梦的协助下来到了七万年前的日本,在创造属于自己的世外桃源时,他们偶遇了远古时代的中国少年古古儿。后来,他们不仅帮助古古儿解救了被黑暗族奴役的光明族人,同时还齐心协力与黑暗族大BOSS巨尊比展开了惊心动魄的激战! 


新老两版相比,除了色彩更绚烂鲜明,画面更加精美细致,人物更加生动自然萌萌哒之外,格局也显得更大——虽然故事基本雷同,但是老版受技术、资金和创作理念等方面的制约,如今看起来显得较为小打小闹,即使是大BOSS巨尊比,也都丑萌有余,气势不足,而到了新版里,不仅剧情更加流畅自然,正邪形象鲜明立体,诸如广阔迷人的远古时代日本地貌等场景展现也更加全面充分,而对于正邪大作战的场面更是进行了全方位的升级,哆啦A梦等人利用神奇口袋取出来的各种宝贝化身格斗小英雄,先是和土精飞沙走石地大斗法,之后又合力大战大BOSS巨尊比,动作戏之激烈精彩,颇有好莱坞大片的味道。堪称哆啦A梦系列剧场版之最。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大雄的日本诞生》里,除了继续延续展现大雄和哆啦A梦以及静香、胖虎、小夫等小伙伴之间感人的友情外,“家”的元素被放大了不少:因不堪父母重压,大雄等人不约而同选择离家出走;在远古时代的日本,他们各司其职辛勤工作,建立了自己的乌托邦,实际上也是在建立一个属于他们的家;大雄对待飞马、翼狮和飞龙的态度,与其说是把它们当成宠物,倒不如说更像是把它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在照顾;大雄雪地落单遇险,幻觉中他最想念的人甚至不是哆啦A梦,而是父母……那种少年对家庭温暖的渴望与依恋,对被父母责骂的恐惧与逃离的矛盾情怀在片中展现的淋漓尽致,从而也令这一部的哆啦A梦剧场版不再局限于展现友情和童真童趣,而是多了几分暖心的合家欢色彩。

 回顾哆啦A梦的历史,从1969年它从漫画中诞生到如今,已有近50载的岁月,就连最新的这部《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都已是哆啦A梦系列剧场版的第36部。一转眼,这个超爱吃铜锣烧、害怕老鼠的二次元全能蓝胖子已陪伴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童年,带给无数人欢乐和美梦,以后,它也将毫无疑问地继续陪伴着下一代长大。如今这个夏天,它终于又将重登内地大银幕,对于它的到来,只想轻轻问一句:约吗? 



评论
热度(4)
©赤叶青枫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