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叶青枫

《驴得水》:她可以万种风情,但你不可以肆意打扰


文 / 赤叶青枫

 
对于一般观众而言,乍闻电影《驴得水》这样一个略显奇怪的片名,可能会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莫名之感,而若是话剧迷听说这部电影将要上映了,则多半会很感兴趣,因为这是开心麻花继《夏洛特烦恼》之后推出的又一部由同名话剧改编的电影,而同名话剧本身就已非常精彩,口碑甚高。
 
电影版的《驴得水》讲述了一个荒诞至极的黑色幽默故事:民国时期,几个各有劣迹但怀揣教育梦想的老师在偏远山村创建了一所小学校。为了改善教学条件和老师们的生活,校长孙恒海与张一曼、裴魁山、周铁男等几位老师合谋向教育局虚构了一名教英语的“吕得水”老师,以便多领了一份薪水,而其真实身份只是一头帮日常生活缺水的他们运水的驴。突然有一天,教育局的特派员来学校视察,专门要听吕得水老师讲课,孙校长等人情急之下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将一名满口乡音邋里邋遢的小铜匠改造成吕老师试图蒙混过关,没想到后来事情越来越失控,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电影版的剧情及风格和话剧版相比,改动较大,可以说是各有各精彩。总的来说,话剧更为夸张搞笑,辛辣讽刺,而电影版则更注重人物的心理刻画。换而言之,电影版在展现人性的复杂与阴暗面比话剧版更胜一筹。所以在这部电影里,如果说前半部分孙校长等人为了应付教育局特派员的来校视察,连哄带骗地让小铜匠配合乔装吕老师,从而闹出了不少笑话,那么在后半部分局面愈发失控的状态下,众人在突如其来的高压之下所展现出来的人性则不仅让人逐渐再也笑不出来,而且还会愈发感到心冷齿寒。
 
首先是裴魁山。他自私狭隘、贪财势利,在几位老师中本就最不讨喜,当发现张一曼与铜匠的一夜情之后,他恼羞成怒,妒恨攻心,当众歇斯底里辱骂张一曼时所表现出来的恶毒与刻薄令人不忍直视。
 
其次是铜匠。原本是个虎头虎脑的单纯小伙,但被张一曼无心伤害后他性格大变,成了一个追名逐利且为报复不择手段的人。
 
第三是周铁男。平日里耿直热血,正义感爆棚,结果被特派员的警卫差点一枪爆头之后,他一夜之间便沦为了特派员的爪牙和走狗,昔日好友被人当面强暴都不敢出头,心爱之人被迫要嫁给他人他也选择隐忍不发,成了一个贪生怕死的孬种。
 
第四是孙校长。看似最善良最以大局为重之人,但其实无论是遇到多大的压迫与不公,只要没被伤害到他的直接利益,他就能一直“忍”字当头,甚至去帮忙规劝其他人退让、牺牲,以便“顾全大局”。
至于孙校长的女儿孙佳,貌似片中最没人性污点的单纯女孩,也是全片最敢于直接用言语和行动和这个黑暗的社会抗争实际的人,实际上却是个“猪一般的队友”,“驴得水”的被杀,事情越变越糟等都与她那冲动愚蠢的言行脱不了关系。以至于后来她被迫要嫁给铜匠,虽其情可悯,但也多少有些活该的味道。
 
最后是张一曼,她并非全然清白无辜的白莲花,在“睡服” 铜匠的过程中,她亦有着饥渴的私心,但不管怎样,她纵然有错,纵然再品行不端,也不应该让她这样一个柔弱女子成为全片背最大黑锅的那个人,更不至于沦落到被众人当众羞辱,被剪发剃头,差点被人强奸,被逼疯,最后自杀那般悲惨境地。其中最具有讽刺的意味的是,在她不断被加深迫害、欺辱的整个过程中,伤害她最深的竟都是她曾经的好情人、好同事,而包括孙校长在内的所有男人,非但没有一个敢替她出头给予她一点保护,反而相继充当了帮凶或者是行刑的刽子手。
 
而那些男人为何事到临头都成了缩头乌龟呢?虽然每个人具体心态各有不同,不过说到底,都是因为没有触碰到他们各自的底线或者出于对自身利益的保护,因此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隐忍、顺从甚至助纣为虐。
 
所以说这部《驴得水》别看是部没有大牌明星加盟的小成本作品,但却是一部彰显人性复杂与阴暗面的深刻大戏。女主角张一曼的悲惨遭遇如同一面镜子,非常形象地折射出片中每个人(当然也包括她自己)皮袍下面藏着的“小”与各种不堪。越往后看,就越令人怀念影片前半段中众人所展现的善良与美好的一面。即便是后期伤害张一曼最深的两个男人裴魁山和铜匠,在影片前半段中他们也有令人感动的一面:一个表示不介意张一曼的过去并鼓起勇气向她求婚,一个在与张一曼分别时大声唱着当地情歌高调示爱,之后甚至敢公然忤逆家里母夜叉的意愿而保护张一曼……如果时光能够停留在其中的某一刻,那该多好。只是可惜,人生无法永远如初见,等时过境迁时,才惊觉曼妙风景早已血肉模糊,昔日情郎也已变得面目狰狞。一切,都回不去了。
 
那么,《驴得水》为何能从一部高口碑的话剧成功转变为一部笑泪齐飞的电影呢?除了剧本好、演员好之外,本片导演兼编剧周申、刘露两位也是下足了功夫。据说首次执导电影的他们先是集结了所有演员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北京进行排练,然后根据演员的各自特点改词改剧本,然后到现场又进行了一个月的调度和试拍,最后第三个环节才是实拍。如此精雕细琢的拍摄方式足见所有主创创作态度的严谨与认真。也正是如此,才使得《驴得水》这样一部特别的电影作品如此震撼人心。
 
“我要,你在我身旁;我要,你为我梳妆。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我的情郎,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驴得水》里,张一曼的饰演者任素汐一曲《我要你》直唱得人春心荡漾,伊人唱歌的样子也甚是美丽动人。只是,她可以万种风情,但你不可以肆意打扰。

评论(4)
热度(43)
  1. 禹錞赤叶青枫 转载了此文字
©赤叶青枫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