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叶青枫

《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以生命为赌注,羌塘无人区的探险之旅

文/赤叶青枫

一说到西藏,很多人都神往不已。对于这片神秘的土地,大多数人目前的印象多半停留在拉萨和可可西里等较为出名的城市或区域,而关于羌塘无人区,除了资深驴友之外,普通大众对其所知则甚少。虽然之前有部名为《七十七天》的探险电影曾以羌塘无人区为故事背景,但那毕竟是部取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文艺电影,对此地客观真实的具体情况的展现程度终究有限……

入围第42届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荣获第6届温哥华国际华语电影节“红枫叶奖”纪录片单元最佳剪辑奖并在今日上映的纪录片《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以下简称《藏北秘岭》)将填补记录探险电影这一空白。

影片的制片人老蔡曾经进入过羌塘无人区,此次他计划带队完成电影组首次对普若岗日冰川主峰的拍摄;21岁的95后女导演子君决心追寻探险家父亲的足迹,也毅然加入队伍,众人合力,以生命为赌注,以纪录片的方式带领我们一同走进羌塘无人区,并逐渐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在此,要先简单介绍一下羌塘无人区的大致情况:它位于昆仑山北坡的羌塘高原西北部,整体面积比可可西里大6倍,是中国最大的无人区。这里完整保留了“地球母亲”最自然原始的生态面貌,而且在无人区腹地,还耸立着巨大的普若岗日冰原,普若岗日冰原海拔高度在6000米至6800米之间,面积422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中低纬度冰川,被确认为世界上除南极、北极之外的第三大冰川。

不可否认,片中风景很是吸睛。无论是沿途的山川湖泊的纯净之美,还是正式进入无人区后的天地苍茫;亦无论是夜晚斗转星移的深邃炫目,还是普若岗日冰原的白雪皑皑……都是绝大多数人此生未曾见过的大开大合的大自然独特景色,再配上不时出现的藏羚羊、野牦牛、羌塘雪狼等当地原生态生物作为生命的点缀,更显出羌塘无人区万年孤寂的苍凉震撼之美。

时间,在这里仿佛凝滞;人类个体,更是如同一颗微不足道的渺小尘埃。一时间,令人不禁屏住呼吸,浑然忘忧,四大皆空。

不过,这并不是一部藏地风光片,它始终是以人为本,重点呈现的其实是以制片人老蔡和导演子君为首的拍摄团队一行人排除万难,九死一生穿越羌塘无人区的真实全过程。

期间虽无人丧命或失联/失踪,但是不断有人迸发危及生命的高原肺水肿,而且很多人因为生理和心理的巨大压力,中途人员陆续离开剧组,进一步加大了后续拍摄工作的难度,除此之外,他们还遭遇了野牦牛的疯狂追车,狼群的狡猾试探,冰上的涉险渡河等诸多层出不穷的意外……因此随着探险行程的不断推进,整个团队从最初出发的48人和16台车逐渐递减到最终完成时仅剩下的8人和3台车。

另外,片中每个人看似平凡的外表下,都暗藏有自己的故事。因限于篇幅,影片并未完全展露,只是以导演子君期望通过抵达亡父曾到过的高度,去接近和理解父亲,与自己和解,与过去和解为主打。此外剧组其他人的欢笑和泪水,都让人多少感受到了生命的丰富和命运的无常,同时也为影片的苍茫厚重增添了一抹人性的暖色。

《藏北秘岭》虽然是一部纪录片,但无沉闷无聊之感,相反影片惊心动魄、曲折跌宕的程度不亚于任何商业大片。也正因为如此,对于这样一部真实记录的影片,值得一提,值得一看。


评论
热度(13)
©赤叶青枫
Powered by LOFTER